注册
三代贫农,根正苗红
 
影集

论坛

网友

日志
   
太空盲流
戊戌年四月初八
用户名:
密码:
访问情况
点击数 216154
总访问人数 8655
日访问人数 7
第21周访问人数 844
月访问人数 169
年访问人数 919
好友数 0
设我为好友人数 1
创建日期: 2010-08-21 08:58:18 日志状态: 公开发表
城市整洁杂谈

最近看到报纸刊登一位读者来信,提到他去日本东京商务旅行,对东京这个城市的干净整洁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但最令其赞叹的是东京市民自觉主动维护环境整洁的意识和行为。并感叹不知道什么时候蒙城也会像东京一样的整洁。当然感叹归感叹,我想作者和我一样明白,蒙特利尔永远不会变得像东京一样的干净和整洁,道理很简单,因为整洁与否的表象后面是一个民众素质的问题。蒙城民众的素质是永远无法与东京市民的素质相比的。因此“像东京一样整洁”,也只能成为作者梦中才能实现的景象。

无独有偶,曾经在一所中学厕所的墙上看到一篇从报纸上剪裁下来的专栏文章。这篇文章提到了另外一个以干净整洁著称的亚洲城市:新加坡。作者抨击了蒙特利尔的肮脏的城市环境和一些破坏公共环境的恶意行为,并提到了在新加坡,政府实行严厉的法规条例以维护公共场所的干净整洁,虽然有些法规在西方人眼里看来很无法接受,但结果却使得这座城市成为了一座极为干净的城市,作者最后也没有忘记提到一个美国青年因为在新加坡破坏公共环境而被施以鞭刑的例子。这篇文章特意被张贴在厕所的显眼位置,可能是出于对一些脏乱的现象忍无可忍,学校当局便贴出该文以便警示学生。当然该文不会对学生产生任何警示作用,因为那些的学生非常清楚这些明显“违反人权”的法规是永远不可能在加拿大实行的。因此学生们除了嘲笑学校当局的无计可施
之外大可满不在乎的我行我素。

对比这两个以干净整洁而闻名的亚洲城市,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一个是日本城市,另一个是华人占主体的城市国家。东京的干净整洁是靠全体东京市民自觉的行为来主动维护的,而新加坡却是靠近乎严酷的法律来被动强制维持的。日本人是一个非常讲究干净整洁,其干净程度在外人尤其是中国人看来几乎是个有洁癖的民族。而华人却是一个习惯于生活在肮脏和杂乱的环境中的民族。所以在日本不需要有什么鞭刑之类的法规来强制约束,甚至东京的街头都找不到几个垃圾箱,但整个城市的整洁却可以通过全体市民的几乎是洁癖的习惯和公德心来得到维持。而对于新加坡来说,由于华人普遍缺乏良好的卫生习惯和公德意识,不通过严酷的刑罚,整个城市的干净和整洁就无法得到维持。作家王朔就说过,北京市民以前都是随地大小便的,后来日本占领了北京后,那些有洁癖的日本人哪里受得了这个,硬是用三八枪逼着北京市民改掉了这个习惯。

回过头来再说说蒙特利尔的城市整洁程度。蒙城最近二三年在市政建设和城市整洁上应该说有了不小的进步,但除了市中心区以外,在总体上仍然很难称得上是一个非常干净的城市。这当然有气候方面的原因。由于气候寒冷,一年之中有四个月是道路积雪,雪水融化后和地面的灰垢混合变成了灰黑的泥浆,铲雪车在把这些泥浆推到路边的空地上,在外走上一圈裤脚上就沾上一片片的泥浆,感觉是非常的不好。春天融雪的几个星期,被积雪覆盖的各种垃圾和洒在路面上防滑的灰土盐粒混合在一起,大风一吹,扬起漫天的尘土。四月底五月初的春天道路清理工作结束后。伴随着绿树花草的回归,蒙特利尔才又慢慢地露出其妩媚的一面。一直维持到深秋第一场雪的降临。另外蒙城市民的自律意识和公德心也是无法恭维,随手乱扔烟头是街景常态,随地吐痰的现象也时有所见。我居住的那条街的尽头有一家麦当劳,而我们这条街上就经常能发现被随手抛弃的纸袋和饮料杯。因此鉴于现实和制度上的原因,要想让蒙城的整洁程度提上一个新的台阶几乎是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更诓论赶上东京了。

我几年前回国呆过上海,杭州以及一些周边中小城市,印象里杭州非常干净,上海从它的超大城市规模和二千万人的人口数量来说,能够保持到那样的干净程度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中等城市也还不错,但一些小县城就非常杂乱不整洁,曾经在一个小县城的所谓最好的宾馆里住过,那里的卫生状况就给我们留下了相当不好的回忆。依我看来,一些中国大城市整洁程度的提高,一方面拜经济发展之赐,城市硬体建设日新月异。另外很重要的就是通过环卫工人频繁不间断的清扫来维持。而民众的卫生习惯和公德意识,却依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日志评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验证码 security image  看不清楚